2019-03-14 14:39:37 来源:互联网

全国人大代表、海军涂料专家曹京宜:瞄准战斗力,装备防腐蚀也是重点

  1994年,曹京宜到海军来工作的时候,我国装备的腐蚀控制能力是非常薄弱的。她见证了我国装备腐蚀控制能力的增长,参与了海军飞速发展的建设。

  3月12日,中国军视网邀请全国人大代表、海军研究院某研究室主任、海军装备技术研究所涂料专家曹京宜做客《两会论兵》演播室,为您讲述装备防腐蚀有多重要。

  据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连日来,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代表围绕科技兴军话题展开热议,大家一致表示,要坚持向科技创新要战斗力,为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提供有力支撑。

  海洋装备腐蚀控制是世界性难题,对海军战斗力产生重要影响。全国人大代表、海军研究院某研究室主任曹京宜说,在自主创新的道路上,近年来人民海军装备腐蚀控制能力建设也取得了新的进步。

  曹京宜说:“我是1994年到海军来工作的,当时装备的腐蚀控制能力是非常薄弱的,经常下到底舱的时候,底下都是油污水。但是随着这么多年持续投入的工作,现在的腐蚀防护水平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去年年底,我们所在的单位牵头举办了第一届海军装备腐蚀控制和新材料发展论坛,包括六名中国工程院院士在内的250余名国内专家畅所欲言,加强军事需求和新技术的相结合。我们的科研工作必须面向部队,从实战出发,为战斗力服务,一切从研战谋战出发,向强军胜战用力。”

  曹京宜:涂料也是战斗力

  今年一开年,海军装备技术研究所涂料研究室青年女工程师曹京宜,就在人们羡慕和赞许的目光里,用她那双纤小的手接过一枚金灿灿的二等功奖章。

  就是这双纤小的手,在短短8年时间里,研制开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海洋涂料,捧回3项军队科技进步奖,4项国家发明专利,两项实用新型专利,撰写了60多万字的专著,发表论文45篇,绘制出海军涂料王国的新蓝图。

  涂料,在常人眼里,就是起个美观和保护作用,没什么了不起的高深学问。可学化工的曹京宜知道它的重要性,尤其是大学毕业当了海军,她更体会到了军用涂料对海军舰艇战斗力的至关重要。今年32岁的曹京宜从踏入军营的第一天起,就暗下决心,要研制出适合中国海军舰艇使用的军用涂料。

  海军舰艇每时每刻都需要细心的呵护,每使用一段时间,还得进行小修、中修和大修。无论是日常维护,还是大修、中修、小修,涂料是舰艇最离不了的东西之一。通过调查,曹京宜发现目前海军舰艇使用的涂料有近千种,但最常用的是船壳漆。穿梭于大洋的舰艇经常会受风吹、日晒、雨淋和海水冲击。船壳漆是舰艇的“外衣”,是舰艇防腐、防污的第一道屏障。由于过去常用的氯化橡胶船壳漆,虽然达到了一定的防腐和防蚀能力,但对人体还是有一定影响,国际上已限制生产和使用。

  必须研制出一种低毒、低污染的船壳漆来替代原有的产品。曹京宜翻阅了大量的资料,并从网上了解到能替代的化工产品目前我国只有9个厂家能够生产。通过对产品样本化验,她发现这些产品存在两个共性问题:一是由于船体常年要接受海浪的冲击,涂料在船体表面的附着能力不够,容易脱落,对船体的损伤也很大;二是涂料中含有橡胶成分,存放时间超过一年就会固化,涂料没法使用,易造成浪费。为了解决这两个问题,曹京宜和研究所的几名研究人员一起,从渤海跑到南海,经过几千次的实验,终于研制出一种保质期大大延长的新型船壳漆,这一科研成果在部队得到了广泛应用。

  一次,曹京宜和施工人员在湛江基地某大型辅助船淡水舱进行实船试验时,由于舱室狭小、通风能力弱,涂料挥发出来的气味呛人,施工人员还没呆上一小时,就有人晕倒在舱内。在场的曹京宜通过舰艇官兵了解到,舰艇上有许多特殊的部位带湿、带锈,这些部位由于地方狭小,很难进行正常粉刷施工。而这些部位处理不好,轻者会对舰艇内舱造成腐蚀、锈烂,重者将会造成舰艇钢材料洞穿。

  研究一种在潮湿、带锈环境下,短时间内即涂即成的涂料,又成了曹京宜的重点课题。正是这一海军特色课题的研究成果,结束了过去舰艇上流传的“刮不完的铁锈,除不尽的油污”的“神话”,舰员们在潮湿和带锈的情况下,使用曹京宜和同事们研究的特种舰用涂料,可轻松地完成一些特殊部位的防腐防锈工作。这种特殊涂料属国际首创,其综合防腐性能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

  有人这样比喻,涂料研究几乎是一场人与有毒有害元素的搏斗,同这些凶如猛兽的有毒有害元素打交道,需要智慧,更需要勇气和毅力。在这场搏斗中,曹京宜怀孕11周的胎儿停止了发育,但这惨痛的经历也不能阻挡她前进的步伐。

  1995年仲夏,曹京宜和同事成功研制出一种特种防腐涂料,为了检验这种涂料的性能,她和研究室主任一起来到油田进行野外试验。白天烈日照射下的钢质密封罐体温度高达60摄氏度以上,施工人员根本进不了实验现场,只有到晚上10点以后,罐体温度下降到30摄氏度左右才能进行实验。这种涂料属易爆物溶剂,又在密封的油罐中实验,曹京宜冒着超浓度的有机溶剂气味,靠防爆照明灯微弱的光线,常常一干就是一个通宵。几天之后,曹京宜感到身体严重不适,皮肤过敏、疼痛。油田的工作人员劝她停止实验,但曹京宜抢着穿上厚重的防护服,一头扎进封闭密罐中。一连奋战十几个通宵,曹京宜终于取得了宝贵的第一手实验数据。

  采访结束时,曹京宜向我们透露了今后两年自己打算研究纳米涂料和通用型船底防锈漆的秘密。她还告诉我们:“我这一辈子,如果能在冷水救生、隐身涂料和水性涂料上有所成就就不感到遗憾了。”(中国青年报,该文报道于2003年)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icoat2014;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投稿请联系:010-52638829,QQ:2510083472